你的位置: > 探索发现 > 创意新鲜 >

完善行为保全沙巴网址制度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21
09月

行为保全是为避免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利益受到不应有的损害,法院依申请对相关当事人的侵害或侵害之虞的行为采取的强制措施,是及时、有效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法律手段。近年来,知识产权行为保全案件虽然数量较少,但行为保全措施能够使知识产权受到侵害时获得及时救济,行为保全制度越来越受到知识产权权利人以及其他经营者的重视,许多案件备受社会关注。

为正确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及时有效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解决审判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进一步完善行为保全制度在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领域的实施,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有关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结合审判、执行工作实际,制定了《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行为保全规定》)。

自今年1月1日《行为保全规定》施行以来,各地各级法院针对专利、版权、商标、不正当竞争纠纷签发的诉前和诉中禁令,引起理论和实务界的广泛关注。《行为保全规定》体现了我国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决心,为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中的行为保全提供了更为明确的规范,有助于推动行为保全制度在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领域的进一步实施,对于促进科技创新、文化繁荣、诚信经营以及正当竞争具有重大的意义。但在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特别是新型互联网纠纷中,如何在迅速保全权益人利益的同时防止诉前禁令和诉中禁令不合理地伤害竞争对手、防止诉前禁令和诉中禁令的滥用,亦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问题。近日,来自多地人民法院的法官与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围绕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理论与司法适用、比较法视野下的行为保全实践、行为保全的申请与审查程序、司法实践中的行为保全审查标准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与研讨。

行为保全的理论与法律适用

“行为保全制度具有临时性、保全性、便捷性、依附性,积极运用行为保全制度有利于充分及时有效保护知识产权等合法权益,避免申请人的利益受到重大损失。”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法官徐飞指出,随着当事人对救济的及时性、有效性要求的提高,行为保全制度越来越受到知识产权权利人以及其他经营者的重视。近5年来,全国法院分别受理知识产权纠纷诉前行为保全和诉中行为保全申请157件和75件,裁定支持率分别为98.5%和64.8%。“要坚持及时保护与稳妥保护兼顾原则,正确审查当事人的行为保全申请,合理平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利益,切实实现及时保护和稳妥保护的效果。坚持及时保护与稳妥保护兼顾是《行为保全规定》制定的指导原则,也是人民法院在审查行为保全申请时应坚持的基本原则。”

徐飞表示,在审查行为保全申请时,还要坚持分类施策原则,即区分知识产权的不同类型,妥善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如《行为保全规定》第六条关于情况紧急的认定、第八条关于知识产权效力稳定的审查判断、第十条关于难以弥补的损害的认定均考虑了知识产权的类型或者属性,第九条对依据不经过实质审查的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申请行为保全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

“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是我国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行为保全的一种类型,而民事诉讼法中规定的行为保全是民事保全程序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肖建国指出,保全程序是民事诉讼法中与审判程序、执行程序并列的三类程序之一,民事诉讼法中规定了两类行为保全,一种是确保型行为保全,主要是用来保障当事人在诉讼中诉讼请求将来的执行目的而提出的行为保全,这种行为保全的申请是诉讼请求的组成部分或诉讼请求提前实现的一种情况;另一种是制止型行为保全,其不一定是原告诉讼请求所保护的法律范围,当事人一方提出行为保全申请可以超出诉讼请求的范围,然后通过法院的裁判对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状态作出裁定。

“《行为保全规定》第七条采用了要素衡量法,对行为保全裁定的做出所应当具备保全必要性的实质要件作出了明确规定。”肖建国表示,人民法院审查行为保全申请,应当综合考量申请人的请求是否具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包括请求保护的知识产权效力是否稳定)、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是否会使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或者造成案件裁决难以执行等损害、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是否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采取行为保全措施是否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及其他应当考量的因素。“利益衡量根本上消解了知识产权作为财产权的排他属性,司法实践中采用的利益衡量认定方法导致申请人举证难。”肖建国认为,申请人应仅需证明难以弥补的损害要件,被申请人应证明采取保全措施将使其受到明显更大的损害,审查保全申请时应坚持对审原则,保障两造对立当事人的听审权,对事实证据进行充分的言词辩论,仅在情况紧急下,才能在审查单方之词后签发禁令。而程序保障的程度应根据不同权利类型、可执行性作不同考量。

比较法视野中的行为保全实践

“美国制定的一套单方申请与双方听证相结合的诉前禁令制度。”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黄武双表示,我国的诉前禁令属于单方程序,而未经听证的单方程序实际上很难准确判断诉前禁令所规定的各个要素。“我国诉前禁令制度的设计,应当在借鉴国外诉前禁令合理要素的基础上,充分考量我国国情,以防止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

黄武双指出,缺失充分的听证,将难以准确判断是否存在侵权行为;诉前禁令的签发,将对被申请人、竞争市场、消费者利益等产生重大影响;诉前禁令实际上就是将永久禁令(停止侵害)前移了2年左右时间,这种前移的后果是可能造成社会供给、市场竞争的减少;在针对不正当竞争纠纷尤其是互联网不正当竞争纠纷判断标准尚需进一步研究、完善的情况下,并不排除申请人恶意申请诉前或诉讼禁令实现排挤竞争对手的目的。“建议针对不正当竞争纠纷签发的诉前或诉中禁令应当更加谨慎,凡是能够通过金钱计算并赔偿的损害,尽可能不签发禁令,以鼓励市场更加充分的竞争,保障消费者福利,大企业之间的纠纷尽量避免签发禁令,禁令的签发要防止公共资源的浪费。”

“行为保全措施本身和保全行为可能导致的不正当竞争应综合考量,更多地考虑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辅之以配套制度设计,以防止保全行为的滥用。”在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先林看来,美国禁令制度的操作程序比较完整和规范,通过临时禁令、预先禁令、永久禁令等制度的衔接,既保护了申请人的利益,又兼顾被申请人的利益;对申请人的错误申请规定了惩罚性制度,惩罚性的赔偿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有利于防止行为保全制度被滥用的。王先林指出,我国应当设计更为完整的配套制度来保障被申请人的利益。

关于本文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