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 探索发现 > 创意新鲜 >

风口浪尖沙巴体育官网上的香港警察

21
10月

  图为8月20日,香港省级政协委员举行撑警活动现场。新华社记者 毛思倩摄

  图为8月9日,香港市民为警方送上物资、心意卡和绘有“刘Sir背影”的漫画。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摄

  持续两个多月的非法集会和暴力活动,把香港警察推到风口浪尖。

  这是一支闻名遐迩的现代化警队,至今年7月底,香港警务处有3万多名正规警察、辅警及4000多名文职人员。香港回归后,警队被誉为世界上最专业的警察机构之一。

  为了止暴制乱,他们夜以继日,艰苦奋战。两个多月来他们受累、受伤、受攻击、受委屈,在困难时刻,仍然无畏无惧、坚守岗位、维护法治。

  警队执法:文明克制,公认够专业

  进入6月以来,香港激进示威者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警察,煽动仇警情绪。而事实与他们诬蔑攻击的完全相反。

  公开报道显示,香港激进示威者的装备不断升级,其武器库甚至有危险化学品。7月,警方在荃湾查获烈性炸药TATP、燃烧弹和一批武器等,抓获3人。

  一线警察指出,激进示威者携带的武器越来越危险,从石块、铁棍到发射钢珠的弹弓和伞尖绑着刀的雨伞,严重威胁在场警员的生命安全。

  8月18日,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发表声明,对有团体以针对警方的口号举行集会表示遗憾。发言人说,两个多月来,多间警署受到总计超过75次攻击和破坏,至今共有约180名警员被袭击受伤。

  从警20多年的英籍香港警察、总警司庄定贤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是他从警以来面对的最危险局面。在某些危险的局势下,可能会有百名示威者包围着一名警察的情况。

  8月13日晚,一名警员在机场内被一群激进示威者挤到角落疯狂殴打,生命受到威胁,警员拔枪指向激进示威者,才得以脱险。

  警方东九龙总区冲锋队高级督察黄家伦,8月5日在黄大仙执勤时被激进示威者击伤,一颗牙齿碎裂,但他坚持住,继续工作。

  即使文职人员,也可能受伤,警察公共关系科一名警官告诉记者,他在前方负责媒体联络,有一次被弹弓射来的砖头击中腰部。

  8月19日,针对激进示威者指控“警察滥用暴力”,警方凌晨发表声明指出,过去两个多月不少大型示威活动都出现暴力事件,警队一直保持克制忍让,只是在有人暴力冲击或作出违法暴力行为、危害在场人士的人身安全时,才使用相应武力加以制止。激进示威者忽略其首先挑衅警方及暴力冲击的行为,只批评警方使用武力,是倒果为因,很不公允。

  警方在8月19日下午的记者会上指出:“只要示威者不使用激进的手法及暴力冲击警方,警方亦不会使用武力。”警官引用了一个例子:8月17日有激进示威者在旺角道天桥上向下投掷垃圾桶,导致警车车顶凹陷,警员于是从桥下向上发射一枚布袋弹。当时桥下有记者及市民,不少人没有穿着保护衣物,高处掷下硬物足以致命,现场警员发现有人意图进一步投掷硬物,为保障其他市民安全,作出适合的判断和行动,完成后发现桥上激进示威者散去。可见当时的决定是恰当及正确的。

  曾任警队高级督察的香港基本法教育协会成员傅健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前线警员高水准执法,其表现让他“既骄傲又心痛”。他认为,警方一直是克制及容忍的,现场处置仅使用所需的最低武力。他举例说,有个女激进示威者向警方投掷高腐蚀性的通渠水,却失手把自己烫伤,在场警员虽被她疯狂辱骂,仍然第一时间对她施以救助,“如此表现,实在令人敬佩!”

  这些事实,市民更看在眼里。日前,署名“不再沉默的香港市民”发布文告指出,面对非理性的暴力行为,警队一直忍辱负重,维持着社会秩序。

  香港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指出,那些指控“警察滥暴”的人,完全是颠倒黑白。事实是激进示威者一次次堵路、袭击、打人、掷物、围攻警署在先,警方只是使用适当武力恢复社会秩序。

  任职教育界的曾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某些媒体镜头专门记录警察向激进示威者施放催泪弹等画面,却完全忽视由激进示威者首先发起的猖狂袭警行为。

  一线警员:累到虚脱,家属受欺凌

  警察执勤有多辛苦?一名前线警察在社交平台发文讲述真实情景:对面的暴徒随时会扔来一个汽油弹,砖头飞过来如同“下雨”,还有好几所警署被人纵火。“背着三四十磅重的装备,最长连续30个小时跟激进暴力分子对峙,累了就睡马路、坑渠边”。同事们拿破烂的塑料路障和纸皮箱当枕头,席地而睡。

  用餐时有后勤送到行动地点,但只能轮流让一小部分人暂离防线,退后十几、二十几米,坐在马路上快速进餐。“曾有过连续10个小时不停地消耗体力,却完全没有吃东西。同事来送饭,却被暴徒殴打。”

  现驻守九龙东警区的阿明本身并不是一线的防暴警员,他告诉本报记者,常常看见同事从前线回到警署后,满头大汗、双眼通红,还有人脱下装备后双手发抖、站也站不稳,“基本上每个人都临近虚脱状态”。

  阿明解释,防暴警员在暑期高温潮热的天气里,穿戴几十斤重的防暴装备连续执勤,对体能的消耗很大。而且,大多数警员为了少去厕所,往往长时间滴水不进,“不补充水分,又大量出汗,就是铁打的人也会受不了啊!”

  香港警察面临的空前压力来自方方面面。立法会7月1日被激进暴力分子暴力冲击破坏。一名防暴警察的妻子后来发文讲述家里的情景:“我丈夫经过一天的奋战后回到家中,身心俱疲,还没来得及冲凉便睡倒在沙发上。醒来看到电视新闻回放片段,‘尊贵的’议员在那里批评警方,我丈夫非常气愤,委屈落泪,握在手中的玻璃杯也爆裂,血水从指缝间滴下。”

  香港警察屡遭无理指责,家人也经常受到骚扰、辱骂和威胁。有警察宿舍被喷上“祸必及妻儿”字句,还有警察子女在学校遭到欺凌。

  金钟添马公园,一场挺警方的集会上,一位警察家属谈起近来遭遇时情不自禁落泪。她无奈地说:“我现在不敢跟人说我是警察家属,甚至不敢讨论相关话题。”有的家属打车或坐巴士选择提前或者迟一站下车,再走回警察宿舍的家……

  8月22日,特区政府警务处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调查科警司莫俊杰在记者会上透露,共有1614名警察及家属的个人资料被人发布在网上,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生日、住址、照片等,这些警员和家属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滋扰、恐吓。

  市民:为警察加油,公道在人心

关于本文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